宥已

音乐讲座,似乎与我无关。

没有所谓的好与不好,也没有所谓的适合不适合,一切的东西都如此的不确定,变数太快,如一阵风似的转瞬即变,也带走了身边的温度,唯剩心疼自己的那颗怜悯之心。

家门口的风景,神仙居景星岩~

慢走,岁月~

你曾有梦想?或已风化?或已腐烂?